>

ca888_ca888亚洲城_ca88唯一官方网站

微电影和佤文化在那边共同舞动,塔尔真的千古

作者 | Jonathan Romney,来源《视与听》

一首《阿佤人民唱新歌》,唱遍大江南北;一项微电影“金海棠奖”,架起友谊之桥。这两项文化奇迹都出自地处滇西南边陲、拥有阿佤山佤族文化的云南临沧。“我热爱临沧,因为临沧是亚洲微电影艺术节的举办地。我是一名演员,心里有这份感情。”知名演员斯琴高娃说,她已4次来临沧参加亚微节,最近被聘任为滇西科技师范学院微电影学院常务副院长。

图片 1

译者 |Issac

亚洲;临沧;电影;葫芦丝;海棠

图为FIRST训练营分享会现场。委会供图

《缺失的人》作为2019年维也纳艺术节的一部分,于6月13日至6月16日在维也纳博物馆区的E大厅放映。

一首《阿佤人民唱新歌》,唱遍大江南北;一项微电影“金海棠奖”,架起友谊之桥。这两项文化奇迹都出自地处滇西南边陲、拥有阿佤山佤族文化的云南临沧。六载微影星光璀璨,微电影和佤文化在临沧相逢共舞。亚洲微电影艺术节连续六年在临沧市举办,带给临沧的是金色海棠绽放的文化盛宴,留给云南的是历久弥香的微电影文化,浇灌着茁壮生长的云岭高原文化产业。

西宁11月18日电 17日晚,FIRST影展在西宁几何书店宣布开启“店长放映计划”,第12届FIRST影展训练营影片《无事》作为此次长线放映计划的开幕影片。

维也纳博物馆区的E大厅厅内亮着亮红色的灯光,仿佛正在举行派对。地上铺了一条散落着亮片的红毯,上面放着几张高高的自助餐桌,桌上凌乱地摆着脏碟子、半空的玻璃杯和酒瓶,一副社交舞会之后的狼藉模样。

微影星光闪耀阿佤山

FIRST影展训练营负责人王彤介绍,“店长放映计划”是在FIRST主动放映基础上的一次深化。往届主动放映会选择一个城市、一个站点或者一所高校进行为期两至三天的放映,这样放映的次数比较短、时间集中。“我们希望把观影培养成一种习惯,在城市空间培养一群更加稳定的观影人群,‘店长放映计划’应运而生。”

图片 2

“我热爱临沧,因为临沧是亚洲微电影艺术节的举办地。我是一名演员,心里有这份感情。”知名演员斯琴高娃说,她已4次来临沧参加亚微节,最近被聘任为滇西科技师范学院微电影学院常务副院长。

图片 317日晚,FIRST影展开启“店长放映计划”,第12届FIRST影展训练营影片《无事》作为此次长线放映计划的开幕影片。图为《无事》放映现场。组委会供图

这部电影展示了我们正坐在其中的那个空间,如果说这还不够令人不安的话,那么这部电影还有另一个令人惊讶的地方,即这么一部贝拉·塔尔的作品,居然是以鲜艳的彩色画面开场(尽管很快又褪回他那熟悉的黑白画面)。

被亚微节吸引到临沧的明星大咖不止斯琴高娃一位,到临沧角逐“金海棠奖”的微电影作品也不止国内作品。6年来,有30多个国家400多位艺术家和影视明星登上“金海棠奖”的颁奖盛典;国内外有18000多部优秀作品参评,每年最佳作品奖的获奖率仅为0.9%,亚洲微电影“金海棠奖”被誉为权威性、影响力俱佳的电影盛典,引领了全国微电影事业和产业的健康发展,增进了亚洲国家之间的文化交流。

在正式放映之前,王彤抢先与几位西宁本地参与第12届训练营制作的嘉宾,举行了一场关于训练营体验的小型分享会。训练营导演、本地制片高元、张正及陈小桦从不同的角度分享了他们在训练营的经历,讲诉了影像与城市肌理的融合。

不过《缺失的人》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并不是一部电影:这位匈牙利作者导演曾宣布,在他2011年的长片《都灵之马》之后,就永远地放弃了电影。

亚微节由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中央新影集团、云南省委宣传部、云南省文化和旅游厅、云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临沧市政府共同主办。11月7日闭幕的第六届亚微节共有4612部参评作品,共有国外作品116部。其中,《185道口》等40部作品获最佳作品奖,执导《冰刀上的小哥哥》的导演严霞获最佳导演奖,高亚麟和于月仙分别凭借《起飞》和《放飞的艾德莱斯》获得最佳男、女演员奖,姜超和张佳宁获最受观众喜爱的演员奖,表演艺术家牛莉和董勇获得“临沧荣誉市民”称号。

据了解,FIRST训练营从2016年开启短片拍摄实践,要求青年导演们在西宁就地取材,充分介入到这个场域,观看这座城市,让创作意识与西宁本身独有的气质和多元的文化基础碰触,并将这种交融呈现在大银幕上。

图片 4

“希望把亚洲微电影艺术节打造成为亚洲和世界的微电影文化盛会,把临沧打造成为微电影艺术的重要根据地,使微电影成为中国影视文化的一张亮丽的名片。”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主席、光明日报原总编辑胡占凡在第六届亚微节开幕式上说。

影片《无事》,就是由十位训练营导演创作的十只短片集结而成,包括高元的《白夜》、兰天星的《寻找KOKO》、李骋佺的《送还》等。青年导演们用十天的时间在导师蔡明亮和教务长贝拉塔尔的带领下走访西宁田间地头,用摄影机记录着对西宁的探触,最终在影像上呈现出在地艺术的灵光。

自那以后,他只创作了两部作品,《缺失的人》便是其中之一。另一部展映于2017年阿姆斯特丹的眼睛博物馆,简洁地描述了一位萨拉热窝的街头艺人。

微电影的拍摄天堂

张正说:“FIRST训练营在最大可能的范围内,影响着西宁影像创作的土壤,埋下了种子。谁也不能想象,是不是在这些观众中,在参与训练营工作的年轻人当中,他们以此为契机未来将成长为很优秀的电影创作者和工作者,这是最了不起的地方。”

塔尔坚持认为,自己的新作并不是回归电影,而是自己“作品集的后记”。更确切地说,这是一次特定地点的放映——带有仪式感表演的元素——放映的这部电影是专门为这个场地和这次场合而拍摄的。超过四天的展映期,却只有八场放映——这是维也纳艺术节的内容之一——在此之后,就再也看不到了。

“临沧是世界佤乡、恒春之都、中国红茶之都,六届亚微节让临沧的名气更大了,来临沧的人也更多了,每天到临沧的航班由两个增加到6个,对临沧的文化事业和经济发展的带动十分明显。”临沧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唐永泽说。

首映过后,王彤与几何书店董事长林耕共同宣布训练营影片将被几何书店永久馆藏,作为影像资料供读者调阅。

图片 5

因为有绚丽多彩的沧源阿佤山民族文化,有神秘美丽的边寨风情,还有享誉海内外的亚微节,临沧被称为微电影创作拍摄天堂。仅去年国内就有38家影视机构到临沧拍摄电影,反映二战时期滇缅公路建设的历史影片《情比山高》拍摄完成并在院线播出。国家民委牵头在临沧拍摄的电视剧《都是一家人》将在央视播出,该剧讲述了改革开放近40年来边疆各族同胞艰苦创业创造美好生活的故事。

此次首映之后,FIRST店长放映计划还将在西宁几何书店展映空间以每月两场的频次进行电影放映,放映作品将集中在FIRST青年电影展历年来的入围影片、展映影片。放映将持续至6月底,届时也将邀请当地影人、媒体、电影发烧友参与映后交流分享。

塔尔告诉我说,《缺失的人》可以被称作“某种赞美诗”。这部作品是他和维也纳的流浪人口一起创作的,他花了六个月来了解这些住在维也纳各个收容所的人们,然后在四月份的时候,在E大厅花了五天多的时间拍摄了其中的两百位流浪者。

亚微节使微电影在边疆民族地区的临沧蓬勃发展。6年来临沧共拍摄、制作本土题材微电影250多部。临沧选送的本土题材微电影《红旗耀边关》等多部作品先后获得影视大奖。《红旗耀边关》反映的是临沧镇康县外事界务员毕世华多年巡守国界线英勇负伤的故事,本报记者曾于2016年底前往镇康采访毕世华并在本报刊发了人物报道。今年临沧市委宣传部出台的临沧题材微电影创作扶持办法立竿见影,仅今年就征集到50部临沧本土题材微电影,其中25部微电影作品参与了亚微节评选。

三块电影屏幕上放映的画面由塔尔一直以来的合作伙伴福瑞德·科勒曼拍摄。画面中,一群无家可归的人进入大厅,把这儿当作自己的地盘。一开始,他们在镜头前列队而立,位于他们前面的是一个看上去很强硬、颇年轻的男人坐着轮椅,仿佛领袖一般;后来他在房间里巡视,好像在守夜一样,而摄影机也一直跟着他。

亚微节还带动了临沧文化旅游、边贸合作等相关产业。据临沧市文化产业办公室主任张兴义介绍,近几年来临沧市规划建设亚洲微电影博物馆、微电影影院、微电影主题公园、微电影纪念林和微电影学院等。其中在滇西科技师范学院创办的微电影学院是全国唯一的微电影学院,今年两部由学院学生创作拍摄的作品荣获“金海棠奖”一等奖。亚微节期间临沧还同时举办边境经济贸易交易会、中缅国际合作会谈等活动,实现文化经贸共促发展。

我们还看到一些人在桌前狂吃豪饮,让人想到布努埃尔的《维莉蒂安娜》或是勃鲁盖尔的绘画中“乞丐的宴会”的场景——后者一直影响着塔尔的创作。他们破坏了宴会残局,还是说这本来就是为了祝贺他们而举办的宴会?

文化清风拂边疆

图片 6

每年亚微节开幕式上,总有一位美丽的女子演奏葫芦丝乐曲,当悠扬动听的葫芦丝独奏曲《月光下的凤尾竹》和巴乌演奏佤族小夜曲《月亮升起来》响起时,参会嘉宾都致以热烈的掌声。演奏者是滇西科技师范学院音乐教师李洁,今年10月7日,中国新丝韵葫芦丝艺术团的成员在维也纳金色大厅与佛光青年爱乐乐团举行了“风华丝韵·交响金色”葫芦丝专场音乐会,李洁作为新丝韵葫芦丝艺术团的成员在现场演奏葫芦丝,大受欢迎。

摄影机也专门聚焦于个人:一位老人演奏着排箫,并用一种可能只有他自己懂得的语言吟唱着;一个秃发的男人细心专注地给自己喷上银漆,之后便要去摆出“活体雕塑”的造型,这是他在街上谋生的方式;一个女人在刺绣,另一个呢,则在读者匈牙利文的主祷文……

“正因为亚微节每年给我演出的机会,使我积累了丰富的国际舞台演出经验,才能被选中去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李洁充满感激地告诉记者。

可能最动人的是一对体型壮实的中老年夫妇拥抱在一起,并轻轻地接吻。所有的这一切都有着配乐,是出自塔尔常常合作的作曲家米哈伊·维格之手的风琴伴奏,如催眠般低沉单调。

临沧市文体广电和新闻出版局局长何强宇表示,六届亚微节为临沧锻炼了各种团队,培养了许多艺术人才,除李洁外,还涌现出施杨均、罗正艳等一批歌手。原临沧市歌舞团于2012年改制为民族歌舞演艺演出公司,每年参与亚微节演出,培养了一批歌舞、舞美等演艺人才,公司去年总收入达800多万元。许多临沧的群众文艺团体也走上亚微节舞台,边境一线每个村寨都有了文艺宣传队,每届亚微节文艺表演都有200多名群众演员来自村文艺宣传队。

图片 7

亚微节使文化建设在临沧深入人心。过去全市没有规范化的文化场馆,近几年则新建了市级的文化馆、博物馆、图书馆和体育馆并达到国家标准,市体育馆成为每年亚微节颁奖晚会的举办地;全市8县各乡镇都有了标准的文化站,所有社区和行政村都有了文化活动室。亚微节还促进了中缅文化艺术交流,每年亚微节,临沧都举办“中缅群众文艺展演”活动,来自缅甸的演出团队和临沧的演员们联袂推出的歌舞表演,为来宾和市民献上一道道精彩的视觉盛宴。

大概九十分钟之后,这些人都走了,镜头移到他们留下的那些物品上:袋子、篮子、外套,人类在世界上留下来的、看不见的痕迹。然后,剧情突变:房间尽头的一块屏幕升起,露出另一块广阔的空间,里面放着长餐桌、凳子,还有一位手风琴师现场演奏哀愁的探戈舞曲。

作者简介

我们在吧台排队拿葡萄酒或啤酒——所有的顾客都站在流浪者的旁边喝着——同时另一块屏幕上出现了《缺失的人》的参演者。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在屏幕上,明暗对比强烈,让我们有时间来仔细观察他们的脸——各式各样,或充满希望、或形容枯槁、或满是疑惑、或饱受摧残——他们所经历的,是今晚上坐在这里的我们很难想象的。

姓名:张勇 工作单位:

图片 8

前一天,塔尔为他的演员们举行了一次预映,把消息传到维也纳的各个收容所,邀请他们来观影。“我们有网络——他们半数人都有手机,并且也会上网,”他说道。然而,开拍之后,有些参与者已经去世了,还有一个斯洛伐克的吉普赛人消失了,可能被驱逐出境了。这次创作的灵感,部分来源于匈牙利之前通过的法律,该法律将流浪者归类为犯罪者的行列。

塔尔说,维也纳的流浪者来自东欧的各个地方,他们很多人完全不会说德语,“但我们找到一种语言。”他在拜访这些收容所的时候,开始了解到这些人以及他们的故事。

“他们之所以无家可归,大多是因为个人悲剧:婚姻失败、酗酒或是染上毒瘾,或者仅仅是一次意外就足以让他们变成现在这样。如果你在街上流浪了三周,那就完了——再也没有回头路了。”轮椅上的那个人,“是匈牙利人,来自苏格兰高地,他发生了一起意外。他很聪明。我很喜欢他。我喜欢他们所有人。如果你不喜欢他们,你根本没办法拍这部作品。”

图片 9

《缺失的人》的演员们,都有着一成不变的循环的生活模式,塔尔说:“白天在收容所里,晚上也在收容所里,整天做的事情就是乞讨。但有一个存在主义的问题:我们有什么不同吗?也许,我们的圈子只是稍稍大了一些罢了。我们就是社会的一部分——但我们在生产着什么呢?仅仅是那该死的利润?”塔尔说,很重要的是,《缺失的人》说的是“我们现在的资本主义和非人的系统。如果你生产力不够,你就会出局。”

《缺失的人》让人因其完全理智的美而感动不已,这也是一次出于团结和同理心的举措。同时,也是一次政治行为,是脱离于电影制作的经济体系的创作,仅仅能被观看几次就会完全消失。

塔尔承认,让享有特权的艺术观众付费来看流浪者,是不和谐的;这部作品建立在这种不和谐之上,让我们坐在他的主人公坐过的那些凳子上。他想要让观众感受的是,“你们和他们也没什么不同。可能有,但那些不同也只是暂时性的。”至于这部作品极短的放映时间:“如果你能记住这个晚上,记住二十年,那也就不矛盾了。”

图片 10

本文由ca888亚洲城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微电影和佤文化在那边共同舞动,塔尔真的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