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888_ca888亚洲城_ca88唯一官方网站

身边的腐败,网络政治ca88

- 编辑:ca888 -

身边的腐败,网络政治ca88

这部剧,看起来有点苦。
腐败的本质是统治阶级利用国家行政权力侵害被统治阶级的利益。
矛盾的双方是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不把这个矛盾的本质揭露出来,不把矛盾双方的利益都放到明面上,不进行激烈的斗争,既得利益集团就不会大发善心把到手的利益让出来。
在本剧的反腐中,矛盾是政府内部的矛盾。腐败的和反腐的都是官,运用的都是国家的行政力量。
作为被侵害者的一方的老百姓,既无法使用,也不能有效的受到行政力量的保护。他们唯一可以期待的,是统治阶级出于稳定统治的目的进行自我革新。杨乃武还是那个杨乃武,小白菜还是那个小白菜。
权力的源头是自上而下的,老百姓跟官员的地位是不对等的。也正是因为处于这种被动地位,老百姓的利益可以是是政治斗争的工具,是政绩工程上的装饰,是维持稳定的需要。独独没有被正视为“人民的利益”。
当老百姓的切实利益被滥用的行政权力损害后。官员不揭露真相,不引导组织群众合法的维护权益,而是使用诱导、安抚、诓骗、强迫的手段去维稳。用经济手段解决政治问题,用统治阶级的内部矛盾掩饰阶级矛盾,用自我革新取代人民的维权抗争。将人民的利益始终隐藏在下面,让反腐脱离群众。
也正是在这种语境下,争取利益的官员可以被美化,争取利益的群众需要被丑化。
揭露出这些现实就是本剧大尺度的所在。

进入专题: 网络政治   反腐败  

摘要: 强化对基层党员干部的教育、管理和监督,着力解决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让群众切身感受到基层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新成效。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 2009年以来,腐败在向高层发展中央7年后再提「身边的腐败」 强化对基层党员干部的教育、管理和监督,着力解决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让群众切身感受到基层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新成效。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 2009年以来,腐败在向高层发展的同时,呈现出「落势化」倾向,即腐败主体的级别向基层渗透。说得更具体些,就是主要集中在科级干部层面。在我办公室的6箱举报材料中,差不多有90%是举报科级干部的。 ───反腐研究专家、中央党校教授林喆 近日,在安徽考察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强调,要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群众工作,着力解决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身边的腐败」这一概念,在7年后被中央高层再次提及。 反腐研究专家、中央党校教授林喆认为,新时期的「群众身边的腐败」被赋予了新的含义,现在更多地存在于房地产、拆迁、土地征收等领域,而且来势更猛、引发的矛盾也更加突出,甚至会引发群体事件,从而影响社会稳定。林喆认为,今后「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将是反腐工作的着力点之一。 首次提出:2003年吴官正提出这一概念 2003年2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吴官正在中纪委第二次全会报告中提出:「以解决发生在老百姓身边的、严重损害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为重点,加强综合治理,从改革入手深化纠风工作。」这是中央首次提出「身边的腐败」这一说法。 2003年是我国反腐工作重要转折的一年,这一年我国第一次提出建立制度反腐体系,由过去「运动式」反腐、权力反腐向防惩相结合的「制度反腐」转变,制定党内第一部监督条例《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签署第一部《联合国反腐败公约》。 专家定义:低层官员的腐败行为 多涉民生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反腐研究专家邵道生将民生领域的腐败称作「小腐败」,以区别于高层官员的腐败。 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钢认为,群众身边的腐败指的是下层腐败,主要是指低层次的行政官僚的腐败行为,通常涉及税收、执照申请、政府税利分配等与民众利益直接相关的领域。 林喆认为,「群众身边的腐败」虽然与基层腐败有重合的地方,但它主要是指涉及民生领域的腐败。 全新特点:多表现在拆迁等领域 来势更猛 7年后,中央高层重提「群众身边的腐败」。林喆告诉南都,「群众身边的腐败」在新时期又有了不同的表现,现在更多地表现在房地产、拆迁、土地征收等领域,而且来势更猛、引发的矛盾也更加突出。 林喆认为,重提「群众身边的腐败」,表明中央对腐败向基层渗透这一趋势的警惕。2009年以来,腐败在向高层发展的同时,呈现出「落势化」倾向,即腐败主体的级别向基层渗透。「说得更具体些,就是主要集中在科级干部层面。」「在我办公室的6箱举报材料中,差不多有90%是举报科级干部的。」 《红旗》杂志原副总编辑黄苇町长期致力于党建和反腐研究,他告诉南都,「十一五」期间,中央加大了民生的投入。刚闭幕的十七届五中全会也强调,「十二五」期间要加大对民生的投入。「而民生投资大多数是财政性投资,没有企业投资那样的成本核算,没有利害攸关方的监督,不讲经济回报,这就导致民生投资最容易成为腐败的高发区。」黄苇町说,民生投资往往有小额、分散的特点,还要通过县、乡镇、村几级政府层层下拨,对民生投资的监督难度是很大,民生投入往往很难公平、公正、公开地落到老百姓手里。如重庆石柱县扶贫开发办综合科科长谭朝攀开班垄断农民工培训业务、缩短培训期、出假就业证明等方式大肆吞噬国家对农民工培训款。 危害极大:直接侵害民众 影响社会稳定 邵道生指出,虽然中央在反腐败上投入巨大,但是民众对反腐败工作的满意度并不高,原因在于民众对腐败的亲身体验不同。「大腐败分子,这类案件对国家、社会危害严重,然而对人民的危害是间接的,广大老百姓感觉不出来的。而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与每个人的生存密切相关,成为人民生活中最敏感的神经。」 「乱罚款、乱摊派、吃拿卡要等不正之风,看似金额不大、性质轻微,但是对老百姓利益的损害是实实在在的,严重影响到了民众对反腐败工作成效的认识。」林喆认为,贺国强「让群众切身感受到基层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新成效」的说法,是很有针对性的。 温家宝总理曾指出,「有些地方发生的损害群众利益问题,甚至群体性事件,很多与政府部门及其工作人员不依法办事、不按政策办事有关。」 反腐之道:依靠群众监督完善举报保密制度 针对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中央已经采取多种举措预防「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去年,我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对县级的县委书记、县级纪委书记、县公安局长、县级检察长、中基层法院院长、以及正在进行的县级新任组织部长等进行了「一竿子插到底的」大轮训等等。 林喆认为,今后「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将是今后反腐工作的着力点之一。 「和民众关系比较远的腐败问题,民众也很难参与。身边的腐败经常发生,而且和自身利益关系密切,群众的眼睛是最亮的。」在林喆看来,群众监督有着天然的优势。 今年,从中央到地方今许多政府部门和单位都增加了网络举报等渠道。针对原来存在的举报信会落到被举报者手中的「怪现象」,最新更改的《行政监察法》通过后明确规定,泄露举报人信息将负刑事责任。监察部副部长、国家预防腐败局副局长屈万祥回答南都记者提问时表示,将在行政监察法实施条例中,对举报保密制度作进一步完善,以更好地保护举报人的合法权益。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皇帝长个兔耳朵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刘晨  

ca88 1

  

   “十八大”以来,中央的反腐力度可谓逐步加大。2016年1月,“王岐山强调,反腐败斗争要力度不减、节奏不变、尺度不松,持续保持遏制腐败高压态势,让人民群众看得见、享受到全面从严治党、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成果,不断增强对党的信心、信任和信赖。”[①]就是在这样的“反腐决心”下,截止2016年12月31日,“共有35名省部级及以上官员接受审判获刑,而2015年为16人,2014年则只有4人。2016年成为当之无愧的审判年。”[②]

  

   2017年,又该如何进行反腐?“要持续保持高压态势,力度不减、节奏不变,坚决减少腐败存量,重点遏制增量。运用好监督执纪‘四种形态’,特别是第一、第二种形态。充分发挥反面教材的作用。深刻剖析党的十八大以来查处的典型案件,查找症结,堵塞漏洞。在各级党校开设警示教育课程,忏悔录能公开的都要公开,发给原单位党委(党组),用身边事教育身边人。严肃查处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开展扶贫领域专项整治。”[③]这也就是说,接下来的反腐工作力度还将继续保持过去的态势,继续对反腐进行高效、有力度地监督和查处。

  

   问题是,对于反腐而言往往需要群众地监督和配合,否则将会耗费不少政府的人力、物力和财力。那么,什么样的反腐比较省力呢?显然,因为网络反腐是不二的选择,一方面,它有便捷性、及时性的特点;另外一方面,网络自身的跨时空可以帮助监督者很快提交问题,不再如过去那般,还要去实地“告”。

  

   与此同时,我们把“腐败”与“反腐”放在“权力博弈”的框架下来进行讨论,尤其要思考,作为举报者的网民与被举报者的官员,如何在网络上进行博弈?这也是反腐时代的“网络政治”需要考虑的重大课题,对中国而言意义深远。

  

   一、治权的“空转”与网络反腐的“强化”

  

   在“十八大”之前,中央的“治权”往往被下面的一些干部所忽视,尤其是一些地方恶霸的干部们目无王法,占山为王,把自己真的当成了“地头蛇”而不顾中央三令五申的要求尊重底层人民的利益要求等,这也就带来了“为何政策不不了中南海”的结果,惠民政策总是落实不下去。笔者对此梳理出了三种比较有代表性的看法,具体如下:

  

   第一,从央地的关系和博弈来看,中央党校的周天勇教授认为(2015)“为什么中央的政策到地方会被弱化和变形,根本原因在于改革开放以来,中央的权威与地方活力协调并没有很好地结合起来,混淆了中央与地方的事权,导致中央与地方事务分工更加混沌。”同时,邓聿文(2014)认为:“政令不通反映了当前中央与地方是一种不稳定的、非规范化的关系。因为不稳定、不规范,所以中央与地方才时时处于讨价还价的博弈状态。”第二,从地方干部不遵守中央规定来看,闫鸣(2015)认为:“好经为何被念歪?标准模糊、监管不严等是客观存在的外因,但究其根本,还是某些党员领导干部在工作中缺乏跟群众需求‘对对表’的意识,没把‘三严三实’要求记在心里、落实在行动上。”第三,从自身利益来看,木然(2014)认为:“好经被唱歪,不是他们不懂经是好经,可是好经唱好了,他们就会失去既得利益,所以在他们眼里,好经必须唱歪。”同时,中国共产党新闻网(2013)发表了一篇文章《‘好经’为何屡屡被“念歪”》谈到:“‘经’被念歪,主要是地方干部们的懒政所致——·本来是一本本好经,但被几个歪嘴和尚一念,就给念歪了。这一念歪不要紧,群众不但会对和尚产生不信任,就连真经也会产生怀疑,后果严重。”

  

   这也就说明,中央的政策往往在地方政府的执行过程中遇到了一定的障碍,而根本原因是“地方只为自身的利益考虑”,或许没把中央的政策当回事。于此,中央的“治权”(国家与政府的治理能力)在地方社会中就陷入到了“失灵”和“空转”的状态(诸多研究乡村治理的作品中对此种现象提到的颇多)。周雪光在《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北京三联书店,2017年2月版)一书中把这样的“失灵”原因归结为中国自古以来的“官僚体系”的问题,尤其是权力授予的问题,导致“宏观上,中央与地方关系在集权与放权的抉择中轮番交替,自上而下的运动式治理整顿在不同的领域中重复出现,林林总总的政治教育运动延绵不断,法律制度的发展举步维艰。从微观上来说,诸多基层问题,例如政策执行不力,变通与共谋等——急药慢攻,反复治理,但仍旧痼疾难除,去而复来。”(第8页)

  

   进一步说,如果中央的“治权”得不到切实保证就会导致“选择性的治理”(刘晨,2014)和“象征性治理”(田先红,2016)等局面。这势必会影响中央在人民心目中的“威信”与“形象”。解决这一问题,就需要重塑“治权”。反腐恰好是一个比较合理和理性的方法。

  

   那么,中央又该如何把这样的“治理主动权”通过反腐集中起来的呢?“治本的关键是创新体制机制、健全法规制度、强化党内监督,建立和完善制度化、法律化的治理机制,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从严治党、依法治权。”[④]所以,这就意味着,反腐并不是我们听闻的“权力斗争,打击异己”,而是要依靠法律建设与制度完善来改变中央与地方的障碍存在,让政策能够出中南海并贯彻到基层,以防止腐败对老百姓的利益伤害,对得起老百姓心中的那句“中央都是好的”。

  

   同时,要创新监督机制和强化监督就需要引入新时期的利器——网络。众所周知,在2014年9月,国家正式把“网络举报”纳入到了“正规军”当中,这意味着我们的反腐体系在不断的完善,进而形成了“运动式反腐 权力反腐 制度反腐 网络反腐”的四维一体模式[⑤](刘晨,2016)。与此同时,椿桦也认为(2014):“开通专门网络渠道,方便公众直接、无障碍地举报违纪者、贪腐者以及外逃者,可理解为对网络反腐的正名,更深层次地显示了中央打‘老虎’的决心。腐败对群众的影响最为直接,群众对腐败的痛恨也最为强烈,因此借助群众的眼睛和力量,反腐事业自然会走得更顺更远。”[⑥]

  

   就在反腐越来越深入的时候,我们还可以看到,中央的“治权”也可以通过网络来达到“冒”过地方干部,尤其是“冒”过某些地方干部对人民诉求和表达地阻拦,从而获得百姓的心声和服务百姓。一方面,这是网络本身的特性决定,即跨时空性,另外一方面,因为地方腐败分子会想尽一切办法来阻碍自己因为被“监督”、被“举报”而截留举报者,甚至身体(如关小黑屋等)。他们心里很清楚,“一票否决制”意味着什么。所以,在“阳光下运转”的权力体系,就会更加留意或转变态度一些,而网络时代的反腐和过去的那种反腐比较起来,就显得更加有“治权”,有“贯彻力”,而不至于“中央说一套”,“地方做一套”,如果地方不做,那么老百姓就可以通过网络来把问题反馈给中央。

  

   二、线上化的反腐与白热化的网络博弈

  

   (1)反腐方式线上化。如今,网络举报在微博社区比较常见,甚至是新的一种“常态”。据我们在网络社区中观察,现在实名举报的数量日益增多,而且举报的形式还出现了新的形式,即网络举报中的“视频举报”或“视频抗争”[⑦](刘晨,2016),而不再是“文字 图片”举报。并且,现在用的最多也可能是最管用的一种方法就是“网络举报”。2010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实施的专题调查显示,58.6%的人认可目前网络在青年参政议政方面的作用,其中24.5%的人表示作用‘非常大’。特别是78.3%的人认同网络举报对治理腐败能起很大作用。”[⑧]为什么会是这样?

  

   (a)原因。在本文看来,主要是因为“权力-利益的结构之网”(吴毅,2007)。——“随着政治的世俗化,农民维权的合法性困境确已降低,但中国改革开放的单项度特征决定了它并不可能因此而打破权力体系统摄经济与社会的基本格局,相反,单项度的改革却在以市场或法律的力量强化权力机器运作与动员社会资源的能力,尤其是在县乡基层社会,因人际流动和社会分层小于城市社会等方面的原因,权力机器在失去神圣不可冒犯之特征的同时,却日益呈现出以官权力为轴心来编织地方社会的经济、利益与人际互动关系的结构之网的趋势,地方经济活动往往围绕‘权力-利益的结构之网’而展开,而具体的社会成员也往往因各自在这一结构之网中的位置而决定其特殊的地位与资源占有和分享能力。在这样的背景下,一般的经济活动是无法不受这一关系之网的影响的,而官民博弈即使出现,也同样无法不受这一结构之网的约束,从而显示出对维权行为的重重阻碍。”[⑨]

  

   (b)困境。与此同时,当结构性因素导致利益表达不通,从而选择网络反腐的时候,受理举报的领导干部又出问题,例如2015年,“国家信访局原副局长许杰受贿受审。据检方指控,许杰于2006年至2013年间,利用担任国家信访局副局长的职务便利,单独或者伙同他人,接受相关单位和个人的请托,在修改信访数据、处理信访事项、承揽业务等方面提供帮助,为此先后收受相关人员给予的款物折合人民币550万元。”[⑩]可想而知,作为国家的信访局的副局长如此腐败,那么老百姓还怎么指望可以“伸冤”呢?还怎么可能把“状子”递上去呢?如此,才会有民众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局面,可损失最多的并非是地方干部,而是党的形象与政府合法性。所以,要想百姓不采取网络进行抗争,就必须打通两个方面的内容,一个是上述中我们所说的“结构性因素”,另外一个就是避免“受访者的腐败”,否则老百姓真的会“走投无路”。

  

   其次,网络政治白热化。网络政治的白热化主要体现在网络上的腐败斗争,尤其是网络上的“举报”与“反举报”。例如,在某网络社区之中就有对S市某信访局长的举报信《对S市信访局长C问题的举报》,开篇就谈到:“中纪委领导:您们好!首先,感谢您们在百忙中查看此信。此次举报S市信访局长C腐败问题,是为了贯彻党纪国法,贯彻中央强调的‘八项规定’和‘三严三实’精神,履行中国共产党赋予党员神圣的职责。C来S市信访局八年来,通过腐败的手段将他的上级、平级、下级拉下水,一同与他腐败,来达到保护他自己腐败不被查处的目的(曾有人多次举报他,最终举报信都落到他手,他还向人展示举报他的信都在他手里),更为恶的是:他将这些人的家属也拉下水,并且当问题败露时,他将上级、平级、下级人员推到前面,为他当炮灰,来保护自己。这八年来,C将队伍带散,人心带坏,他让被他拉下水的人为他唱赞歌,赞美他,树立他为典型和榜样,所谓人言可畏,三人成虎,那些一面倒的声音给他暂时掩盖了腐败行为并带来了荣誉,但是,他仍然不收手,继续腐败。为了维护我党领导干部和党员的形象,现将C腐败问题仅仅简单列举几个(证据见附件,照片均可拉伸放大到清楚)——·”[11]再例如2017年3月11日发生的“网曝CA区一村主任打伤一家三口人”一案也是如此,诸如此类的网络发帖实在是太多太多。白热化的“网络政治”,一方面说明了底层百姓学会了利用互联网去诉求利益和表达诉求,另外一方面说明了现实社会中的确是很多这样的事情在发生,且造成人民受害的原因之一就是“基层干部”的乱作为。

  

诚然,网络政治从本质上来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网络政治   反腐败  

ca88 2

  • 1
  • 2
  • 全文;)

本文责编: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data/106102.html 文章来源:沉思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ca88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身边的腐败,网络政治ca88